跳至主內容

員工故事分享

我要捐款!

生命分享愛

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-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

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-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

「護理員唔係只識得換片、沖涼,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」-保良局郭羅桂珍護老院護理員Apple。   工作量大、受氣、骯髒、輪班工作……不少人認為安老院護理員工作辛苦,亦「看不起」護理員工作,不願意入行。從事長者服務已經18 年的梁詩萍A p ple 卻笑著說︰「照顧長者係辛苦㗎,但係如果我辛苦可以令到老人家開心,咁就係值得。將心比心去做,這刻長者嘅感受就係你將來嘅感受。」   早上七時,一般辦公室上班族可能正剛剛起床。Apple已換好一身制服,回到院舍開始一天的工作︰協助長者起床、清潔、準備早餐;然後轉眼已是早上八時半了,Apple 與其他護理員一齊協助長者洗澡、安排認知障礙訓練小組或進行香薰按摩。到了約11 時,便是長者的午餐時間,護理員們一邊餵老友記進食、一邊與他們聊天「盡訴心中情」,團隊然後協助各位老友記午睡過後,Apple 休息進膳,隨後便是與下一更同事進行交更簡報、巡房……   忙碌過後,Apple 坐下來與小編娓娓道來她擔任護理員的經歷︰「以前媽媽不認同我(做護理員),公眾對護理員嘅印象就係(幫長者)換片、沖涼,大家唔係以正面嘅態度睇我地嘅工作。但其實長者有事或者係最危險嘅一刻,通常護理員係第一個發現,例如可能護理員會喺幫長者換片時發現長者手腳無力,可能係院友突然病發嘅先兆。」   經過10 多年的努力,Apple 憑著她專業、細心和認真的工作態度,漸漸得到長者院友、家屬的認同,和長者像朋友一樣相處,有家屬在長者離世後,邀請Apple 為長者撰寫禮文及出席安息禮拜。   Apple 笑言,現在她的工作已得到家人朋友的認同︰「家人或朋友有長者要入住安老院,佢哋自自然然會問我意見。我最開心係見到老人家笑,佢哋笑一下好過我笑十下,我寧願辛苦啲,希望可以令老人家喺佢地人生最後階段過得更美好。」   除了身邊人的認同,Apple 更加希望透過自身的經歷,向公眾傳達︰「護理員值得大家尊重」。  
保良局卓越團隊嘉許計劃

保良局卓越團隊嘉許計劃

熱誠?創意?團結?什麼才是你認為最重要的員工質素? 保良局本年舉辦卓越團隊嘉許計劃,鼓勵各部門及專業團隊遞交「以人為本,專業為先」的服務項目。日前由保良局主席為首的評審團隊,從22個優秀項目中,挑選了4個服務榮獲卓越獎。計劃推行及評審過程中,是對員工的鼓勵、更是對服務的關注;見證著服務團隊對受眾的關愛、對自身團隊的歸屬感、對創新服務的承擔。   我們一同感受4個卓越獎得獎項目中,團隊的努力和關愛: 粵劇奇跡 平常人在殘疾人士身上看到缺乏, 但團隊卻看到機會。 為他們創造機會,去學粵劇; 為他們創造機會,踏台板表演; 為他們創造機會,走入社區做服侍。   如果台上一分鐘,台下要十年功的話,他們付上更多十倍。 由拉筋開始,由謝幕結束。 按圖了解更多 按圖了解更多 南TEEN傳耆泰拳操 南亞裔青年+長者+泰拳?有發揮空間?有! 社工以「優勢觀點」介入,讓南亞裔青年教長者打泰拳, 長者以教導本地傳統文化回禮。 兩個本是毫不相干的群體,因保良局相遇結緣, 更有長者將孫兒的西裝送給窮困青年,讓他可穿西裝去見工。 拳腳無眼但有情。 「回味」流心軟餐 緣自對吞嚥困難人士的關愛,以創新技術製作易入口的軟餐, 讓他們重拾進食樂趣。回味除了來自食物外, 也來自嚐到那久違了的情懷,窩心滋味,只此一家。 按圖了解更多 按圖了解更多 綜合審批系統 (IAS)   看到系統兩字,已經感到複雜; 如果要改一個牽連多個部門,使用多年的系統,更談何容易。   但他們做到了。說出來未必擲地有聲,用起來卻會讚歎不絕。 程式碼背後,是一份對提高成本效益的堅持及夢想。
有一種源代碼,叫「心」

有一種源代碼,叫「心」

空氣的存在,我們未必時刻留意,但空氣的不可或缺,絕對不言而諭——榮獲「保良局卓越團隊嘉許計劃」卓越獎的「綜合審批系統(IAS)」團隊,他們的工作未必是最立竿見影的亮眼光環,但就好比是「發明新空氣」一樣重要。   保良局作為一個具規模的慈善機構,超過三百個服務單位,多年來一直運行井然有序,背後是因有著前線單位、總部、管理層間,溝通報告、往復審批的工作日常,就如空氣——無色無味無處不在,一切亦賴以運行。但在文書為本的既有審批制度之上,要發明一種「新空氣」,來自資訊科技部的Johnny都不諱言:「一開始,真的很困難。」   從紙本文書報告,革新至資訊科技系統,在科技發達的今天仿佛平常事,但將一個歷史悠長的工作模式重建活化,工序可謂龐大繁雜、牽連甚廣,更重要的課題是:如何令不同階層、不同背景都同時能夠順利過渡、樂於使用?   開發者的「心」,就作為了驅動一切原動力,貫穿整個浩瀚的開發歷程。   IAS的靈感之先,源自一份「雄心」。故事要數至2016年時,Johnny在內的資訊科技部團隊為一所保良局屬校開發行政審批系統,工作完成後,團隊馬上就聯想到,同樣系統如果多加設計——「或許整個保良局也可以活用?」   有別坊間不少機構選擇以購買現成系統解決,Johnny及團隊偏偏選擇一條「徹底自主開發」的難行之路。固然考慮到保良局可以全權擁有,長遠節省授權費等開支,更重要是透過擁有的源代碼,開啟無限延展的可塑性,為未來服務新型態隨時演化。這個大膽想法驅使出的一份雄心,IAS的夢想,就由此刻燃起。   與時並進、快捷方便,為同事減省行政心力得以更專注服務,革新系統後的好處不難想像,但開發的過程,就是一步一腳印的「耐心」:先要了解整個保良局不同部門單位的需要,一輪尋路解難的努力過後,技術團隊終於覓得適合的解決方案:「要兼顧保安、易用、易適應,真的很困難。」要解決保安需要,團隊就參照網上銀行的設計經驗;但要顧及「易用、易適應」,IAS團隊就必須付出無比「細心」——   創新的使命,比起技術,更是要以人為本解決需要——這句創科界的格言,在IAS的試行階段,就體現無遺:團隊以「不擅長資訊科技的一輩都一看即曉」為目標不斷改進,在用戶體驗(UX)上用心改良,期間更不時召開簡介會解說推廣,不斷收集同事意見轉化改良。橫跨兩三年的開發革新過程,得出這個方便簡潔、帶給同事快捷便利的系統背後,承載的,是無數耐心細活。   這一切,當然全因「齊心」。IAS的團隊結合資訊科技部、教育事務部的一眾同事,經過兩三年間的各種變遷,由當初的構思到真正實現的漫長旅程,回想這份團結齊心,Johnny追本溯源:「因為我們都先有同一個願景。」   無處不在,不可或缺,遍及前線與幕後團隊的,除了空氣,還有這組「源代碼」:由心出發的保良精神。
我的咫尺善行: 修補破口

我的咫尺善行: 修補破口

    「見她校服外套破了一個大洞,我為她好好修補,想不到,之後她態度開始轉化了。」保良局新生家「大何姑娘」 (暱稱)分享她做的一件咫尺善行。 新生家,是全港唯一憲報刊載及由非政府機構營辦的兒童「收容所」,提供緊急兒童住宿服務。 大何姑娘在保良局工作達20年,大部份時間也在新生家渡過。粗略估計,這20年來,她在新生家迎接及照顧過接近800個0-18歲兒童/青少年,每一個,也因著緊急突發的家庭事故,或許帶著驚慌傷痕而來。 「我們為每名新入住的小朋友安排 『#黃金兩小時』,小朋友入住時,我們會把握頭兩小時,由特定同事陪伴,以減低小朋友在陌生地方的憂慮及不安,我們會預備welcome drink(紙包飲品),以及一些小食及玩具,而最重要,我們會充滿愛心地接待,希望小朋友盡快適應。」 不難想像,小朋友因突發事故而入住,心裡難免盛載著徬徨、恐懼甚至傷痛,這些傷口,會影響他們去接受同事們的關顧,不少時候會有態度差、抗拒的表現。對此,大何姑娘有特別的方法及心態去應對。 「只要有憐憫、包容、耐性,就算是作一件小事,小朋友也會真切感受到的。他們適應能力很強,我反而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很多。」 多年前大何姑娘曾照顧一個中學女生,初時她對同事們的態度很惡劣,亦有較多行為問題,例如不守規則、故意上學遲到、故意不理睬同事等。有一次大何姑娘見到她校服外套爛了,竟成為打開破口的機會。「我為她修補了衫上的破口,之後想不到她態度大大轉變了,開始可以打開話題傾偈,很記得有一晚,與她分享時,開始分享到家事,大家也傾至大哭起來。之後大家關係也改變了,雖然仍要時間慢慢建立,但我也有很大的成功感啊!」 對孩子顯示關懷,即使是一件看似細微的事,但往往觸動孩子渴望已久的愛心。一次剪甲、一次梳頭、拍一下膊頭,也可以讓孩子重新感受到被愛,從而慢慢修補他們身上承受不了的傷痕。為讓孩子得到更多關愛,新生家設有「親親孩子計劃」,讓同事配對不同孩子,作更深入的關顧;新生家亦推行「讀書樂計劃」,聘請老師按兒童學習能力及進度,分小組去教學,讓突發入局的兒童在難以即時回到原校的期間,持續得到學習的機會。 兒童待在新生家的時間或許不會很長,但同事們的照顧卻對他們影響深遠,成為他們在低谷時的救生圈。這份很短時間卻很接近的關係,相信亦會讓同事們留下很深的感受。「我當他們是自己家人架喇,曾經有一個小朋友,因十分特殊情況,住在新生家較長時間,看著她長大,好像自己湊大個女一樣,她離開新生家時我也有失落感。」有失落,同時仍然有盼望。「小孩子們在情緒及行為上,是可以有轉變的,見到每一個來的小孩,慢慢喊少了,笑多了,我也感到很開心。」 新生家5歲小朋送給大何姑娘的畫像,她十分喜歡。提到有什麼勉勵一眾新生家的小孩,大何姑娘輕輕說了一句發人深省的話: 「不要與別人比較,只跟從前的自己比較, 才能令自己進步。」
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

記住每一個面孔 守護每一段緣份

崗亭裡有冷氣、有座位,他卻總是走出來。在保良局總部進出的人,不論男女老幼,都獲門警盧俊文(Michael)熱切歡迎。早、中、夜更的忙碌工作,都沒能框住他的熱情;上班前後,Michael每星期好幾天都在總部擔任義工,協助照料幼童。看守總部是職責,守護孩子是他的初心。   不一樣的警衛工作 6年前打算開展半退休生活的Michael,在朋友介紹下成為保良局門警團隊一員。原以為當門警尚算輕鬆的他,入職後才發現這份工作不簡單。保良局總部除了辦公室,還有向公眾開放的歷史博物館、上下課時間甚為繁忙的幼稚園、安頓孩子的家舍和嬰兒組。既要應付出入車輛的安排,亦要留意學童安全;要小心核實進出人士身份,亦要歡迎公眾參觀博物館。 「阿女,返嚟喇?」面對每日以千計的人流,除了隨機應變,最穩紮穩打的方法就是認住常見的面孔。不論同事、老師、家長、小朋友,Michael總會逐一打招呼,情況許可更會寒暄一番。新同事入職,他亦會主動認識,「喺個腦入面登記佢個樣」。   總有享受的理由:「見到小朋友就開心」 令人訝異的除了Michael的記憶力,還有他敏銳的觀察力。哪些小朋友喜歡在水池看蝌蚪,哪幾個孩子升上小學後變得牙尖嘴利,他都一清二楚。大概因為察覺到Michael的細心和愛心,在保良局工作約兩年後,社工便介紹他成為義工。享受與小朋友相處的Michael當然一口答應。   起初Michael只是在活動前後佈置還原場地,後來便正式登記成為嬰兒組義工,協助照顧家庭有困難的幼童。為手抱嬰兒餵奶、與蹣跚學步的幼童玩耍、節日帶孩子外出遊玩,無論所照顧的小朋友是哪個年齡、哪種個性,Michael都甘之如飴。「返完日更,4點鐘就啱啱好去餵飯仔!」工作9小時後,一想起與小朋友見面,Michael就不覺疲累。   嬰兒組的孩子由初生至3歲不等,因家庭困難經社會福利署轉介送到保良局。當家庭環境好轉,小朋友便可以回家,與原生家庭重聚。相處了一段時間,突然不再見到某個孩子,Michael也曾感到失落:「每個小朋友情況都唔同,到佢哋可以返屋企嘅時候,真係會戥佢哋開心,但係又難捨難離。」   人來人往,每一段都是緣份 6年間,Michael見證了不少家舍孩子長大成人;已離開家舍的,卻總有回來的人,有的當義工,有的成為社工。看見孩子回饋照顧他們的機構,Michael份外欣慰。相信相識就是緣份的他,在崗亭內外留意着來往的每個人,目光不止於責任,更在對每個人的關心。